<video id="rfprj"><dl id="rfprj"></dl></video>
<dl id="rfprj"></dl>
<dl id="rfprj"><delect id="rfprj"><font id="rfprj"></font></delect></dl><video id="rfprj"></video><video id="rfprj"></video><dl id="rfprj"><delect id="rfprj"></delect></dl><dl id="rfprj"></dl><dl id="rfprj"></dl><dl id="rfprj"></dl>
<dl id="rfprj"></dl><video id="rfprj"><i id="rfprj"><font id="rfprj"></font></i></video>
<dl id="rfprj"><i id="rfprj"></i></dl><video id="rfprj"><i id="rfprj"></i></video>
<dl id="rfprj"></dl><video id="rfprj"></video><dl id="rfprj"><i id="rfprj"></i></dl><video id="rfprj"></video>
<video id="rfprj"><i id="rfprj"><delect id="rfprj"></delect></i></video><dl id="rfprj"></dl><video id="rfprj"><i id="rfprj"><font id="rfprj"></font></i></video>
 
首頁 > 政務公開 > 行政復議公開
海 東 市 人 民 政 府 行 政 復 議 決 定 書
東府復決字〔2021〕7號
來源:    時間:2021年11月01日    

申請人:青海******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

住所地:海東市樂都區雨潤鎮上杏園村樂都工業園區

被申請人:海東市生態環境局

法定代表人:祝鳳甲 局長

住所地:海東市平安區平安大道214號

申請人對被申請人2021720日作出的(東生罰2021〕2號《行政處罰決定書》不服,于2021年7月28日向本機關申請行政復議,本機關依法已予受理,現已審理終結。

申請人請求:撤銷被申請人2021720日作出的(東生罰2021〕2號《行政處罰決定書》(以下簡稱《處罰決定書》)。

申請人稱:              

一、申請人已完成自行監測工作。2021年3月1日《排污許可管理條例》開始施行。申請人4月下旬接到樂都區生態環境局通知要求填2020年執行報告,申請人積極行動,認真落實方案,2021年6月7日與青海塞維斯環境檢測有限公司簽訂環境檢測合同,同時也開展了自行監測方案。但監測期限為20個工作日,由此導致2021年6月11日被申請人申請人處檢查環保工作時發現未編制自行監測方案及未開展自行監測工作”的問題。申請人已按照《排污許可證》要求于2021年6月28日將所有監測數據進行完善,也將2020年度執行報告填報完畢并公示,此處罰實屬冤枉。

二、被申請人所提“未編制自行監測方案及未開展自行監測工作”的違法行為不成立。根據被申請人申請人下發的《排污許可證》副本第一冊第六條環境管理要求第1節“自行監測及記錄表”要:手工監測頻次為1次/年。2020年8月17日至2021年8月16 日為手工監測一個年度。也就是說只要不超過2021年8月16日, 申請人就不存在逾期填報2020年度執行報告的違法行為。

被申請人稱:

一、申請人稱其已經積極開展自行監測工作及編制自行監測方案,因時間倉促未能完成的理由不能成立。

被申請人認為:《排污許可證管理條例(試行)》于2018年1月10日早就公布施行,于2021年3月1日結束試行,正式實施。申請人于2020年8月17日取得排污許可證,依據《排污許可管理條例》第十九條:“排污單位應當按照排污許可證規定和有關標準規范,依法開展自行監測,并保存原始監測記錄。原始監測記錄保存期限不得少于5年。排污單位應當對自行監測數據的真實性、準確性負責,不得篡改、偽造”及《國家重點監控企業自行監測及信息公開辦法(試行)》第二條:“本辦法適用于國家重點監控企業、以及納入各地年度減排計劃且向水體集中直接排放污水的規?;笄蒺B殖場(小區)。其他企業可參照執行”、第四條:“企業應當按照國家或地方污染物排放(控制)標準、環境影響評價報告書(表)及其批復、環境監測技術規范的要求,制定自行監測方案”之規定,申請人早就應該制定2021年自行監測方案,但直到2021年6月11日申請人尚未開展2021年自行監測工作及制定2021年自行監測方案。

上述環境違法行為有2021年6月11日現場檢查(勘驗)筆錄、調查詢問筆錄、現場影像資料、2020年海東市生態環境局下發的排污許可證等證據予以證實。

綜上,被申請人依據《排污許可管理條例》第三十六條第五款:“排污單位未按照排污許可證規定制定自行監測方案并開展自行監測的,由生態環境主管部門責令改正,處2萬元以上20萬元以下的罰款;拒不改正的責令停產整治”之規定,依法對申請人的環境違法行為進行的行政處罰,事實清楚、證據充分。

二、申請人稱其不存在逾期填報2020年度執行報告的理由不能成立。

被申請人認為:依據《國家重點監控企業自行監測及信息公開辦法(試行)》第十七條:“ 企業應于每年1月底前編制完成上年度自行監測開展情況年度報告,并向負責備案的環境保護主管部門報送”之規定,申請人于2020年8月17日取得排污許可證,其應于2020年12月28日前完成2020年度自行監測工作,并于2021年1月底前編制完成2020年度自行監測開展情況年度報告及2021年度自行監測方案,同時依據自行監測方案開展2021年自行監測工作。

經審理查明:2021年6月10日,青海省生態環境廳環評與排污許可處檢查組一行對申請人排污許可證執行情況進行了檢查,檢查中發現申請人存在未編制自行監測方案及未開展自行監測工作、危險廢物貯存庫建設不規范等諸多環境問題。2021年6月11日,被申請人依法對申請人存在環境問題進行了核查檢查,檢查發現申請人實施了以下環境違法行為:一是申請人未按要求提交相關排污許可執行報告;二是未編制自行監測方案及未開展自行監測工作;三是危險廢物貯存庫建設不規范;四是暫存的部分廢機油包裝物未粘貼危險廢物分類標識;五是申請人煙氣排放口標識設置不規范;六是未安排污許可證要求建立規范的固體廢物臺賬。上述環境違法行為分別違反了《排污許可管理條例》第二十二條、《排污許可管理條例》第十九條、《中華人民共和國固體廢物污染環境防治法》第二十條、《中華人民共和國固體廢物污染環境防治法》第七十七條、《排污許可管理條例》第十八條、《排污許可管理條例》第二十一條之規定,并且違法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因此,2021年6月11日,被申請人對申請人上述環境違法行為進行立案調查。   

2021年7月9日,被申請人召開局務會對申請人環境違法行為進行了研究,針對申請人環境違法行為1、3、4、5、6五項環境違法行為,申請人積極進行了整改,未造成危害后果,符合《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處罰法》和《環境行政處罰辦法》中不予行政處罰的相關規定,被申請人決定對其上述五項環境違法行為不予處罰。針對申請人第二項環境違法行為,被申請人依據《排污許可管理條例》等相關法律法規,于2021年6月28日向申請人下達(東生責改〔2021〕2號)《責令改正違法行為決定書》,要求申請人于2021年7月20日前完成整改,并將整改情況書面上報被申請人。同時,針對該環境違法行為,被申請人依據《排污許可管理條例》第三十六條第五款之規定,于2021年6月28日向申請人下達(東生罰告〔2021〕2號)《行政處罰事先告知書》,告知其陳述申辯(聽證)權利,及擬罰款10萬元等事項。2021年7月8日,被申請人收到申請人海東市生態環境局行政處罰(聽證)告知書申辯,但是申請人并未在法定期限內向被申請人書面提交聽證申請,視為自動放棄聽證權利。

針對申請人提出的對其減免處罰的陳述申辯理由,2021年7月14日,經被申請人局務會研究,認為申請人未制定自行監測方案并開展自行監測工作的環境違法行為客觀存在,證據確鑿,無法彌補,故對其陳述申辯理由不予采納,維持處罰罰款拾萬元整的決定,并于2021年7月20日下達《處罰決定書》。

本機關認為:根據環境保護部《排污單位自行監測技術指南總則》第4.1條第二款:“新建排污單位應當在投入生產或使用并產生實際排污行為之前完成自行監測方案的編制及相關準備工作”的規定,申請人應當在投入生產或者使用并產生實際排污行為之前完成自行監測方案,但被申請人對申請人進行復核檢查時,申請人并未按照《排污單位自行監測技術指南總則》第4.1第二款之規定在投入生產或者使用并產生實際排污行為之前完成自行監測方案,這一違法行為有現場照片、現場檢查筆錄、調查訊問筆錄等證據予以證實。因此被申請人作為環境保護行政職能部門,依據《排污許可管理條例》第三十六條第五項對其進行行政處罰,主體適格,事實清楚,證據確鑿,程序合法。

綜上,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復議法》第二十八條第一款第(一)項及《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復議法實施條例》第四十三條規定,本機關決定:

維持被申請人海東市生態環境局2021720日作出的(東生罰2021〕2號《行政處罰決定書》。

對本決定不服,可在收到本決定之日起15日內,依法向有管轄權的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訴訟。

 

 

 

海東市人民政府

2021年11月1日

 
日本高清二区视频久二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