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deo id="rfprj"><dl id="rfprj"></dl></video>
<dl id="rfprj"></dl>
<dl id="rfprj"><delect id="rfprj"><font id="rfprj"></font></delect></dl><video id="rfprj"></video><video id="rfprj"></video><dl id="rfprj"><delect id="rfprj"></delect></dl><dl id="rfprj"></dl><dl id="rfprj"></dl><dl id="rfprj"></dl>
<dl id="rfprj"></dl><video id="rfprj"><i id="rfprj"><font id="rfprj"></font></i></video>
<dl id="rfprj"><i id="rfprj"></i></dl><video id="rfprj"><i id="rfprj"></i></video>
<dl id="rfprj"></dl><video id="rfprj"></video><dl id="rfprj"><i id="rfprj"></i></dl><video id="rfprj"></video>
<video id="rfprj"><i id="rfprj"><delect id="rfprj"></delect></i></video><dl id="rfprj"></dl><video id="rfprj"><i id="rfprj"><font id="rfprj"></font></i></video>
 
首頁 > 政務公開 > 行政復議公開
海 東 市 人 民 政 府 行 政 復 議 決 定 書
東府復決字〔2021〕9號
來源:    時間:2021年11月26日    

申請人:許**,男,漢族

申請人:趙**,男,漢族

住址:海東市互助縣威遠鎮***村

被申請人:互助土族自治縣人民政府

法定代表人:安永輝 縣長

住所地:海東市互助縣威遠鎮北街

申請人對被申請人2020529日作出的(互政2020〕153號關于批轉<互助縣威遠鎮大寺路村棚戶區改造征地拆遷補償安置實施方案>的通知及《互助縣威遠鎮大寺路村棚戶區改造征地拆遷補償安置實施方案》不服,于2021年5月31日向本機關申請行政復議,本機關經審查后認為申請人申請的時間已超過自知道該具體行政行為之日起六十日內提出行政復議申請的法定申請期限,于2021年6月4日作出(東府不受理〔2021〕6號)《不予受理行政復議申請決定書》,后申請人不服該決定,向海東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訴訟,海東市中級人民法院經審理后認為《互助縣威遠鎮大寺路村棚戶區改造征地拆遷補償安置實施方案》未依法告知申請人申請行政復議的權利、行政復議機關和行政復議申請期限,申請人的復議期限應從申請人知道行政行為內容之日起計算最長不得超過一年,即2020年11月4日起算至2021年11月3日,因此海東市中級人民法院責令本機關于判決生效之日起60日內重新作出復議決定。本機關依據法院判決依法已予重新受理,現已審理終結。

申請人請求:撤銷被申請人2020529日作出的(互政2020〕153號關于批轉<互助縣威遠鎮大寺路村棚戶區改造征地拆遷補償安置實施方案>的通知(以下簡稱《通知》)及《互助縣威遠鎮大寺路村棚戶區改造征地拆遷補償安置實施方案》(以下簡稱《補償安置實施方案》)。

申請人稱:              

一、《通知》及《補償安置實施方案》無法律依據和事實依據。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土地管理法實施條例》第二十五條第三款的規定市、縣人民政府土地行政主管部門根據經批準的征收土地方案,會同有關部門擬訂征地補償、安置方案,在被征收土地所在地的鄉(鎮)、村予以公告,聽取被征收土地的農村集體經濟組織和農民的意見。征地補償、安置方案報市、縣人民政府批準后,由市、縣人民政府土地行政主管部門組織實施。結合本案,第一,本案中所涉土地集體土地,《通知》補償安置實施方案》沒有以經合法批準的征收土地方案作為前提,被申請人徑直批準《補償安置實施方案》,上述法程序。第二,互助土自治縣房屋征收與補償中心并非是市、縣人民政府土地行政主管部門,其制涉案方案實屬違背法律規定,制定主體違法。

二、《通知》及《補償安置實施方案》作出程序違法。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土地管理法實施條例》第二十五條第三款的規定,第一,《補償安置實施方案》制定后未依法發布涉案方案公告、征求公眾意見,未組織有關部門進行論證,申請人有權要求依法公告、有權拒絕辦理征地補償、安置手續。第二,《補償安置實施方案》的制定未聽取被征收土地的農村集體經濟組織和農民的意見,因此,剝奪了申請人的知情權,參與權,發表意見的權利,其制定程序嚴重違法。

被申請人稱:

一、《補償安置實施方案》具有從屬性,無法單獨成為行政行為。行政行為,一般是指行政主體行使行政職權,作出的能夠產生行政法律效果的行為?!锻ㄖ芳啊堆a償安置實施方案》的制定是政府作出征收決定的附屬行為,該方案由土地管理部門征求相關部門意見后經政府討論通過的,并下發至各職能部門,并不直接適用于公民、法人,其不具備外部性,僅為政府征收土地的一個準備階段,屬于政府內部文件,也就是對執行土地征收的職責分工。分工內容是解決土地或房屋被依法征收后的補償問題,其行為不具有對外行政行為的效力,也沒有法律上的強制力。因此被申請人作出的《通知》及《補償安置實施方案》不具備行政行為的特征,不具有可訴性。

二、由于《補償安置實施方案》屬政府內部行為,在復議中針對《通知》及《補償安置實施方案》不應當提起行政復議。雖然《補償安置實施方案》中涉及安置補償標準,但該標準的制定是土地征收過程中的一個環節,未對公民、法人的實際權利產生影響,不屬于具體行政行為,即該《通知》及《補償安置實施方案》不應當作為提起行政復議的標的。

經審理查明:為進一步加快城中村(棚戶區)改造進程、完善城市功能、提升城市品位,被申請人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土地管理法》《中華人民共和國城鄉規劃法》及《通知》等法律法規和文件精神,經縣人民政府研究決定對威遠鎮大寺路村區域內的部分集體土地及房屋等地上附著物進行征收,申請人房屋在該規劃區范圍內。

本機關認為:《通知》屬于上下級內部行政行為,對外不發生法律效力,不屬于行政復議的受案范圍。而《補償安置實施方案》是確定被征收土地的土地補償標準、房屋補償標準及地上附著物補償標準等內容,直接影響到被征收土地權利人的實體權益,屬于行政復議范圍和行政案件的受案范圍。在本案中,根據《土地管理法》第四十七條、修訂前的《土地管理法實施條例》第二十五條的規定,擬征收土地的應進行土地現狀調查,公告等程序,被申請人沒有提交證據證明作出《補償安置實施方案》履行了以上法律規定的程序,違反法律規定。鑒于本案中大部分被拆遷戶已簽訂拆遷補償安置協議,故《補償安置實施方案》不具有可撤銷性。

綜上,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復議法》第二十八條第一款第(一)項及《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復議法實施條例》第四十三條規定,本機關決定:

維持被申請人互助土族自治縣人民政府2020年5月29日作出的《互助縣威遠鎮大寺路村棚戶區改造征地拆遷補償安置實施方案》。

對本決定不服,可在收到本決定之日起15日內,依法向有管轄權的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訴訟。

 

 

 

海東市人民政府

2021年11月26日

 
日本高清二区视频久二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