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deo id="rfprj"><dl id="rfprj"></dl></video>
<dl id="rfprj"></dl>
<dl id="rfprj"><delect id="rfprj"><font id="rfprj"></font></delect></dl><video id="rfprj"></video><video id="rfprj"></video><dl id="rfprj"><delect id="rfprj"></delect></dl><dl id="rfprj"></dl><dl id="rfprj"></dl><dl id="rfprj"></dl>
<dl id="rfprj"></dl><video id="rfprj"><i id="rfprj"><font id="rfprj"></font></i></video>
<dl id="rfprj"><i id="rfprj"></i></dl><video id="rfprj"><i id="rfprj"></i></video>
<dl id="rfprj"></dl><video id="rfprj"></video><dl id="rfprj"><i id="rfprj"></i></dl><video id="rfprj"></video>
<video id="rfprj"><i id="rfprj"><delect id="rfprj"></delect></i></video><dl id="rfprj"></dl><video id="rfprj"><i id="rfprj"><font id="rfprj"></font></i></video>
 
首頁 > 政務公開 > 行政復議公開
海 東 市 人 民 政 府 行 政 復 議 決 定 書 東府復決字〔2022〕5號
來源:    時間:2022年04月14日    

  東府復決字〔2022〕5號

 

申請人:海東市民和縣中川鄉**村村民委員會

法定代表人:馬** 該村村委會主任

住所地:海東市民和縣中川鄉**村

被申請人:民和回族土族自治縣人民政府

法定代表人:馬曉瑜 縣長

住所地:民和縣川口鎮川垣新區

申請人對被申請人20211210日作出的《關于國有土地使用權申請確權事宜決定書不服,于2022年1月18日向本機關申請行政復議,本機關依法已予受理,現已審理終結。

申請人請求:撤銷被申請人20211210日作出的《關于國有土地使用權申請確權事宜決定書(以下簡稱《確權決定書》),并重新做出處理決定。

申請人稱:           

一、被申請人作出的《確權決定書》認定事實不清,應當予以撤銷。因為申請人所處的集體土地原屬國有土地不假,但1976年中川鄉按照民和縣委縣政府的有關精神成立公社**后,其土地性質由于政府劃撥發生了改變,變為村集體所有。1984年,申請人村民對分到的涉案爭議土地經平整后民和縣政府頒發有《農村土地承包經營權證》, 其中,吳生雄0.93畝、王成2.53畝、王吉生0.21畝、朱永清0.36畝、喬吉壽0.44畝,朱海峰0.37畝。所以,對上述村民的《農村土地承包經營權證》沒有經法律途徑被依法撤銷的前提下,被申請人擅自將該宗土地劃撥給縣農業農村和科技局統一統籌使用管理嚴重錯誤,其不但剝奪了上述申請人村民的土地承包經營權,還侵犯了申請人的合法權益,屬事實認定不清,應當予以撤銷。

二、被申請人的《確權決定書》沒有任何法律依據。在該《確權決定書》中,被申請人沒有引用任何法律依據,申請人不知被申請人根據哪一條法律規定作出的這樣完全令人無法信服的決定。

三、被申請人的《確權決定書》侵犯了申請人及其村民的合法權益。我國《土地管理法》第十三條:“……國家所有依法用于農業的土地可以由單位或者個人承包經營,從事種植業、林業、畜牧業、漁業生產”。申請人對于爭議地的經營權,有法律依據,現被申請人以有爭議為由,就將爭議地劃撥給縣農業局和科技局,無事實根據和法律依據。

四、被申請人的《確權決定書》超過法定的確權期限,應當予以撤銷。申請人于2019年5月23日向被申請人提出確權申請,可被申請人于2021年12月10日才遲遲作出確權決定,根據有關法律規定,被申請人應當在收到申請人的土地確權申請后在六個月內依法做出確權決定,但被申請人在歷經兩年六個多月之后才作出確權決定其屬嚴重的程序違法。

被申請人稱:

一、申請人主張涉案土地為集體土地,是不成立的。申請人提出:“申請人所處的集體土地原屬國有土地,但1976 年……其土地性質由于政府劃撥……變為村集體所有?!?/font>里面的問題是:1、“申請人所處的集體土地”與本案所爭議的土地不屬于同一宗土地;2、“原屬國有土地”經“劃撥”“變為村集體所有”。這個說法是站不住腳的,國有土地經過劃撥,其所有權性質不會改變為集體所有權的;3、申請人這里說的是土地所有權問題,而申請人申請的是土地使用權問題,不是一個法律問題;4、吳生興等六戶村民的《農村土地承包經營權證》 所指向的土地,王成0.47畝、吳生興0.48畝在爭議土地范圍內,但只提供了新一輪經營權證復印件,未提供該土地的原始分配材料。

二、申請人提出:《決定書》沒有引用任何法律依據。這是因為爭議土地為國有土地,是雙方不爭的事實,且雙方均無證據表明其合法取得該國有土地的使用權,這就涉及到被申請人對爭議的國有土地如何處置的問題,作為國有土地的管理人,被申請人有權決定劃撥管理、使用。

三、涉案土地上不存在經營權。申請人提出:“剝奪了他們對31.371畝土地的經營權” ,前己述及,31.371畝爭議的土地,與《農村土地承包經營權證》指向的土地沒有關系;申請人引用了《土地管理法》第十三條第二款的規定,可這條規定的核心是“國家所有依法用于農業的土地可以由單位或者個人承包經營……”沒有說必須承包經營。

四、申請人提出:“被申請人的《決定書》超過法定的確權期限”。話分兩方面:一是被申請人本不想將爭議土地劃撥給縣農業和科技局,是想通過調解協商,讓爭議雙方都有土地經營,真正解決爭議,安居樂業,但由于多次反復的調解協商,才出現了超期的問題;另一方面是按法定的期間作出決定,是行政效率的要求,不牽扯爭議雙方的實質利益。申請人稱:“申請人于 2019年5月23日……提出確權申請”。但證據表明,申請人是2020年3月13日書寫的《土地確權申請書》。

經審理查明:爭議土地坐落于中川鄉原軍區**范圍內的三支渠以南的大沙溝,原土地的性質為國家所有荒山、荒坡、荒溝,于2015年經原國土資源局實施占補平衡項目,平整出耕地31.371畝。該宗地地界清楚,鑒于**村、**村村民分別極力爭取該宗土地使用權,縣自然資源局、中川鄉政府及司法所聯合多次與**村、**村負責人及村民代表協商協調,從土地性質、歷史淵源、政策法規等方面進行思想引導和化解爭議,但兩村爭議分歧較大,無法達成一致意見。為了從根本上解決問題和化解爭議,經民和縣人民政府決定,將該宗土地劃撥給縣農業農村和科技局,與2001年劃撥給原縣農業局的耕地統一統籌使用管理。

本機關認為:爭議土地作為原軍區**所有的國有土地,移交地方政府后其所有權仍屬國有。被申請人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土地管理法》相關規定,依法對爭議土地使用權作出決定,其行為合法。

綜上,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復議法》第二十八條第一款第(一)項及《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復議法實施條例》第四十三條規定,本機關決定:

維持被申請人民和回族土族自治縣人民政府于2021年12月10日作出的《關于國有土地使用權申請確權事宜決定書》。           。

對本決定不服,可在收到本決定之日起15日內,依法向有管轄權的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訴訟。

 

 

海東市人民政府

2022年4月14日

 
日本高清二区视频久二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