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deo id="rfprj"><dl id="rfprj"></dl></video>
<dl id="rfprj"></dl>
<dl id="rfprj"><delect id="rfprj"><font id="rfprj"></font></delect></dl><video id="rfprj"></video><video id="rfprj"></video><dl id="rfprj"><delect id="rfprj"></delect></dl><dl id="rfprj"></dl><dl id="rfprj"></dl><dl id="rfprj"></dl>
<dl id="rfprj"></dl><video id="rfprj"><i id="rfprj"><font id="rfprj"></font></i></video>
<dl id="rfprj"><i id="rfprj"></i></dl><video id="rfprj"><i id="rfprj"></i></video>
<dl id="rfprj"></dl><video id="rfprj"></video><dl id="rfprj"><i id="rfprj"></i></dl><video id="rfprj"></video>
<video id="rfprj"><i id="rfprj"><delect id="rfprj"></delect></i></video><dl id="rfprj"></dl><video id="rfprj"><i id="rfprj"><font id="rfprj"></font></i></video>
 
首頁 > 政務公開 > 行政復議公開
海 東 市 人 民 政 府 行 政 復 議 決 定 書 東府復決字〔2022〕8號
來源:    時間:2022年07月21日    

 東府復決字〔2022〕8號

 

申請人:青海**建筑工程有限公司

住所地:青海省西寧市城西區園樹巷

法定代表人:**

被申請人:海東市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

住所地:海東市平安區平安大道

法定代表人:張啟慶 局長

第三人:星*,男,漢族,身份證號:632121******

申請人對被申請人20220406日作出的(東工認字2022109認定工傷決定書》不服,于2022年06月30日向本機關申請行政復議,本機關依法已予受理,現已審理終結。

申請人請求:請求撤銷被申請人20220406日作出的(東工認字2022109認定工傷決定書》(以下簡稱《工傷決定書》)。

申請人稱:              

一、第三人出具的是申請人工作人員證明材料存在偽造嫌疑,第三人不是申請人職工。第三人出具的是申請人工作人員證明材料,并非證明人汪維忠本人出具,而是第三人的家屬找汪維忠在一張空白的紙上簽了自己的名字,所以該證明材料存在偽造嫌疑。申請人與第三人沒有簽訂任何勞動關系或勞務關系合同且申請人與第三人沒有任何直接勞動或勞務關系存在,因此被申請人認定第三人為申請人職工一事并無依據。

、第三人被砸傷時正在休息,也就是說第三人自身沒有任何安全意識及認識,休息時間不退出施工現場或找一個安全的休息區域,申請人認為作為成年人的第三人本人也應當對此次受傷承擔相應的責任。

、申請人與甲方青海**建筑工程有限公司簽訂的施工合同為海東市國稅局拆除工程合同及水電工程合同,拆除工程合同內容包含地面及頂面拆除,水電工程合同內容包含強弱電安轉及上下水安裝。該墻體拆除工程并非甲方與申請人簽訂的施工項目,且申請人也未收到來自甲方書面或是口頭的工程增減通知。在被申請人咨詢過程中,甲方相關人員當時也說過墻體拆除工程是甲方通知曾姓男子做的,并沒有通知申請人。

被申請人稱:

一、被申請人作出的《工傷決定書》程序合法。被申請人作為海東市本轄區社會保險行政部門。依據《工傷保險條例》第十七條第二款之規定,對其收到的事故傷害有權提起工傷申請的法定資格,第三人于2021年12月24日申請工傷,平安區人社局經初步審核因缺少申請相關資料,于當日下發工傷認定申請資料補正通知書。2022年1月19日經第三人補正后符合受理條件,同時被申請人經查證申請人未參加社會統籌也未參加項目統籌,依據人社部發〔2016〕29號第七條:用人單位注冊地與生產經營地不在同一統籌地區的原則上應在注冊地為職工參加工傷保險;未在注冊地參加工傷保險的職工,可由用人單位在生產經營地為其參加工傷保險。職工受到事故傷害或者患職業病后,在參保地享受工傷保險待遇;未參加工傷保險的職工,應當在生產經營地進行工傷認定、勞動能力鑒定,并按照生產經營地規定依法由用人單位支付工傷保險待遇,為此于2022年1月19日受理,申請主體、受理主體、申請期限、受理期限均合法。被申請人為了查明案涉客觀事實,依法向本案申請人告知舉證及答辯,依法送達工傷認定舉證通知書,同時為了更進一步查證核實申請人所陳述案件事實的客觀真實性,依法向證人履行了調查職責,最終依據雙方提交的材料及調查取得材料嚴格依據工傷認定規則做出結論,并將認定結論依法送達于雙方當事人,被申請人行政行為程序合法。

二、被申請人作出的《工傷決定書》事實調查清楚。星*,男,漢族,1981年1月2日生,系申請人公司承建項目(國家稅務總局海東市稅務局綜合業務辦公用房維修改造項目)務工工人,實際有工頭汪**組織干活。2021年12月11日在該項目砸墻時被脫落的水泥塊將左腳砸傷,后被帶班長送往平安區醫院救治后又轉院至西寧市第二人民醫院救治,確診:左腳1、2、3趾骨遠端骨折,對此事實有申請人的《舉證材料》《工程分包協議》《平安國稅局拆除工程人員工資表》及被申請人職權調取的調查筆錄佐證。

三、被申請人作出《工傷決定書》適用法律正確。依據《工傷保險條例》第十四條第一款之規定,第三人星*系工作期間發生事故,符合工傷認定的法律要件。同時符合人社部〔201334號第七款:“具備用工主體資格的承包單位違反法律、法規規定,將承包業務轉包、分包給不具備用工主體資格的組織或自然人,該組織或者自然人招用的勞動者從事承包業務時因工傷亡的,由該具備用工主體資格的承包單位承擔用人單位依法應當承擔的工傷保險責任?!奔胺ㄡ尅?014】9號:“社會保險行政部門認定下列單位為承擔工傷保險責任單位的,人民法院應予以支持:(四)用工單位違反法律、法規規定將承包業務轉包給不具備用工主體資格的組織或自然人,該組織或者自然人聘用的職工從事承包業務時因工傷亡的,用工單位承擔工傷保險責任?!?。申請人陳述因甲方違約,提前撤離施工現場,后期施工與申請人無關,同時陳述星*系在休息期間被砸傷與實際查證不符,申請人對此提出的理由也并未提交證據予以佐證,對此應當依據《工傷保險條例》的十七條之規定,承擔舉證不能的法律后果。

經審理查明:*,男,漢族,1981年1月2日生,系申請人公司承建項目(國家稅務總局海東市稅務局綜合業務辦公用房維修改造項目)務工工人,實際有工頭汪維忠組織干活。

2021年12月11日上午在帶班長的安排下與工友在施工現場3樓從事砸墻工作,上午9點30分星*砸墻時,不慎被上方掉落的水泥塊砸傷左腳,事發后被送往平安區中醫醫院診治,因傷勢較重,遂轉院至西寧市第二人民醫院診治。經西寧市第二人民醫院診斷為:左足壓砸傷;左足第1、2、3趾末節骨折;左足第2、3、4趾骨骨折;左足軟組織挫傷。

2021年12月24日星*向被申請人提出工傷認定申請,同日被申請人出具《工傷認定申請材料補正通知書》,2022年1月7日向申請人出具《工傷認定舉證通知書》,2022年1月19日被申請人向星*出具《工傷認定申請受理決定書》,2022年4月6日作出東工認字〔2022〕109號《認定工傷決定書》,2022年5月6日將《工傷決定書》送達于雙方當事人。

本機關認為:本案中爭議焦點在于星*是否是申請人務工人員,星*是否是在工作時間內受傷,該施工項目是否與申請人有關。

一、本機關認定星*是申請人務工人員,應當由申請人承擔工傷保險責任。

根據汪維忠出具的證明,證明星*于2021年12月5號到申請人公司干活,由汪維忠帶班。平安區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工傷案件調查筆錄中工友李成珍和李成勝也能證明星*是申請人公司務工人員。星*本人提供的平安國稅局拆除工程人員工資表以及工資轉賬記錄都能證明其務工人員身份。申請人所稱星*不是其務工人員并沒有提交相關證據予以佐證。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工傷保險行政案件若干問題的規定》第三條第四款規定“用工單位違反法律、法規規定將承包業務轉包給不具備用工主體資格的組織或者自然人,該組織或者自然人聘用的職工從事承包業務時因工傷亡的,用工單位為承擔工傷保險責任的單位”。故,本機關認定星*是申請人務工人員,應當由申請人承擔工傷保險責任。

二、本機關認定星*是在工作時間和工作場所內,因工作原因受到事故傷害的,應當認定為工傷。

根據星*本人提交的工傷申請表,證明其受傷是在2021年12月11號上午9點30分在砸墻時受傷。平安區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工傷案件調查筆錄中工友李成珍和李成勝表明星*2021年12月11日上午在帶班長的安排下與工友在施工現場3樓從事砸墻工作,上午9點30分星*砸墻時,不慎被上方掉落的水泥塊砸傷左腳,證明星*所言屬實。汪維忠提供的證明也能證明星*是在工作時間內因工作原因受傷。根據《工傷保險條例》第十九條第二款規定“職工或者其近親屬認為是工傷,用人單位不認為是工傷的,由用人單位承擔舉證責任?!鄙暾埲怂Q星*在休息時受傷并未提供相關證據予以佐證,應當承擔舉證不能的法律責任。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工傷保險行政案件若干問題的規定》第四條第一款規定“職工在工作時間和工作場所內受到傷害,用人單位或者社會保險行政部門沒有證據證明是非工作原因導致的;社會保險行政部門認定為工傷的,人民法院應予支持?!?。根據《工傷保險條例》第十四條第一款規定“在工作時間和工作場所內,因工作原因受到事故傷害的;應當認定為工傷”。故,本機關認定星*是在工作時間和工作場所內,因工作原因受到事故傷害的,應當認定為工傷。

三、申請人所稱該墻體拆除工程與申請人無關,無相關證據予以佐證,應當承擔舉證不能的法律后果。

申請人所稱該墻體拆除工程與申請人無關。申請人提供的《拆除工程協議》和《水電工程承包合同》不足以證明該墻體拆除工程與申請人無關,且申請人并未提交其他相關證據予以佐證,對此應當依據《工傷保險條例》第十九條,《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工傷保險行政案件若干問題的規定》第四條第一款,應當承擔舉證不能的法律后果。

綜上,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復議法》第二十八條第一款第(一)項及《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復議法實施條例》第四十三條規定,本機關決定:

維持被申請人2022年04月06日作出的東工認字〔2022〕109號《認定工傷決定書》。

對本決定不服,可在收到本決定之日起15日內,依法向有管轄權的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訴訟。

 

 

 

海東市人民政府

2022年7月21日

 
日本高清二区视频久二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