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deo id="rfprj"><dl id="rfprj"></dl></video>
<dl id="rfprj"></dl>
<dl id="rfprj"><delect id="rfprj"><font id="rfprj"></font></delect></dl><video id="rfprj"></video><video id="rfprj"></video><dl id="rfprj"><delect id="rfprj"></delect></dl><dl id="rfprj"></dl><dl id="rfprj"></dl><dl id="rfprj"></dl>
<dl id="rfprj"></dl><video id="rfprj"><i id="rfprj"><font id="rfprj"></font></i></video>
<dl id="rfprj"><i id="rfprj"></i></dl><video id="rfprj"><i id="rfprj"></i></video>
<dl id="rfprj"></dl><video id="rfprj"></video><dl id="rfprj"><i id="rfprj"></i></dl><video id="rfprj"></video>
<video id="rfprj"><i id="rfprj"><delect id="rfprj"></delect></i></video><dl id="rfprj"></dl><video id="rfprj"><i id="rfprj"><font id="rfprj"></font></i></video>
 
首頁 > 政務公開 > 行政復議公開
海 東 市 人 民 政 府 行 政 復 議 決 定 書
東府復決字〔2021〕4號
來源:    時間:2021年04月15日    

申請人:青海**農副產品有限責任公司

住所地:海東市互助縣威遠鎮南郊

法定代表人:***  公司董事長

被申請人:海東市市場監督管理局

法定代表人:李泰業 局長

住所地:海東市平安區平安大道172號

申請人對被申請人2020年12月28日作出的東市監行處字〔2020〕第06號《行政處罰決定書》不服,于2021年2月10日向本機關申請行政復議,本機關依法已予受理,現已審理終結。

申請人請求:確認被申請人2020年12月28日作出的東市監行處字〔2020〕第06號《行政處罰決定書》(以下簡稱《處罰決定書》)違法并予以撤銷

申請人稱:              

一、被申請人作出的《處罰決定書》程序違法。

第一,被申請人執法程序違法。被申請人從立案到執法的過程是依據西寧市城北區市場監督管理局移送的案件進行立案調查的,城北區在已經立案處理后將案件移送,而被申請人所有執法材料均是復制城北區局的,沒有保存證據及留檢實物,眾多程序缺失。其次本案發生地為西寧市城北區,該局依職權已立案。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處罰法》第二十四條規定,對當事人的同一個違法行為,不得給予兩次以上罰款的行政處罰。

第二,被申請人立案程序違法。根據《市場監督管理行政處罰程序暫行規定》第十七條規定,立案應當填寫立案審批表,由辦案機構負責人指定兩名以上辦案人員負責調查處理。但被申請人在聽證程序中沒有出具立案審批表,被申請人告知申請人立案時間為2020年9月1日,但城北區市場監督管理局移送時間為2020年7月31日,被申請人在規定的15天內沒有立案。

第三,被申請人復檢程序錯誤并違法。根據《場監管總局辦公廳關于進一步規范食品安全監督抽檢復檢和異議工作的通知》(市監食檢〔2018〕48號)第一條規定,被申請人于2020年9月2日向申請人做詢問筆錄時,告知申請人有申請復檢的權利,申請人于2020年9月3日將書面復檢申請書提交至被申請人處,被申請人沒有按照該通知規定,在收到申請人申請復檢材料之日起 7個工作日內,出具受理或不予受理通知書,也沒有向申請人說明任何理由。

、被申請人作出的行政處罰行為事實不清,證據不足。

第一,被申請人作出的行政處罰行為事實不清。城北區局立案后,整個查驗處理過程漢堯公司都是全程參加的,而且已處罰完畢。首先,申請人與青海軍糧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公司)簽有《油脂生產線租賃使用協議》《委托加工合同》;其二,20201月6日申請人就對公司寫有承諾書;其三,在城北區市場監督管理局處理該案時,公司和申請人共同岀具了承諾書,而城北區下達處罰決定書后,也是申請人繳納的處罰金。公司和申請人共同接受了城北區市場監督管理局處罰行為,這個才是本案的基本事實。被申請人立案后所下達的所有文書均是城北區的復制版,由于程序上的缺失,如復檢等工作根本無法進行,城北區也未保全證據,所以重要事實是不清楚的,也無法獲得完整的證據材料。

第二,被申請人作出的行政處罰行為證據不足。被申請人在聽證會中舉證了三份證據分別是:西寧市城北區市場監督管理局案件移送函、檢驗報告NOSC20630225800230535、送達回證,再無其他有關案件的證據材料,對其所處罰的事實所依據的證據嚴重不足。

、從法律規定和法律適用上看存在錯誤理解法律,導致適用法律錯誤,且被申請人存在重復處罰。

第一,根據《市場監督管理行政處罰程序暫行規定》中管轄的規定,城北區在已立案的情況下,再行移送,將一個案子、一個違法行為分成2個案子、2個單位來進行處罰,與規定不符,屬于重復處罰。

第二,根據《關于請予明確在食品委托生產中如何確定生產者的函》的復函中,明確說明了這種委托加工關系由被委托人承擔法律責任,特別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通則》第六十三條第二款規定,代理人在代理權限內,以被代理人的名義實施的民事法律行為,被代理人對代理的代理行為承擔民事責任。顯然該案承擔責任的主體是漢堯公司,不能以兩個主體單位再行處罰。

第三、根據《市場監督管理行政處罰程序暫行規定》第二十八條規定,市場監督管理部門抽樣取證時,應當通知當事人到場, 辦案人員應當制作抽樣記錄,對樣品加貼封條,開具清單,由辦案人員、當事人在封條和相關記錄上簽名或者蓋章。本案中,被申請人已不可能做到,一是復檢期限已超過,成為實際上的不可能; 二是復檢對象已不存在。而根據第三十條規定:在證據可能滅失或者難以取得的情況下,市場監督管理部門可以對涉嫌違法行為有關的證據采取先行登記保存措施,但城北區市場局在已立案處理的情況下,明知要移送,但又不采取任何措施,在明知證據滅失的情況下再行移送,明顯違背法律規定。所以城北區局及被申請人均存在錯誤理解和適用法律問題,導致適用法律錯誤。

被申請人稱:

一、被申請人作出的《處罰決定書》事實清楚。申請人生產經營胡都香四級菜籽油青海省市場監督管理局委托青海省食品檢驗監測院進行食品安全監督抽檢中氧化值超標為不合格產品,違反了《食品安全法》第34條的規定,根據《食品安全法》124條第2款和《食品安全法實施條例》21條的規定予以處罰。

二、被申請人作出的處罰決定書程序合法。

1、立案程序違法的事實及理由不能成立。青海省西寧市城北區市場監督管理局案件移送函作出的時間是2020年7月31日,收到案件移送函是 2020年8月6日,同年8月20日依法立案,立案程序完全符合《市場監督管理行政處罰暫行規定》的立案程序。立案后進行了調查,因案情復雜辦案人員需要延長辦案期限,經領導批準同意延長3 0日,于2020年12月23日舉行了聽證,同年12月28日作出了行政處罰決定,完全符合行政處罰程序。

2、不存在復檢程序錯誤。青海省市場監督管理局委托青海省食品檢驗監測院進行食品安全監督抽檢中,申請人生產銷售的胡都香四級菜籽油在循化華聯商貿有限公司經青海省食品檢驗監測院抽檢檢驗,該產品過氧化值超標為不合格產品。因為標稱生產者是青海省軍隊糧油采購供應站,該站所在地在西寧市城北區,案件就由西寧市城北區市場監督管理局調查處理。西寧市城北區市場監督管理局2020年6月17日送達檢測報告時,申請人的法定代表人在場,并詳細查閱了檢驗報告。申請人公司簽訂了委托加工協議,事實上申請人租賃公司的生產線自己生產加工,公司只是對申請人生產加工的產品進行包裝,不是產品的實際生產經營者。申請人在申請書中稱,對西寧市城北區市場監督管理局整個查驗處理過程全程參加,明知自己是胡都香四級菜籽油生產經營者,已經知道自己生產經營的產品抽樣檢驗為不合格的產品,就應當在法定期限提出復檢,提出復檢申請的主體只能是生產經營者。但申請人沒有提出復檢申請,放棄了復檢的權利。青海省西寧市城北區市場監督管理局按照食品安全行政處罰屬地管轄的規定,申請人住所地在海東市,將案件線索移送海東市市場監督管理局調查處理。在調查過程中申請人提出復檢申請,這不符合法律、法規及部門規章。《食品安全抽樣檢驗管理辦法》規定食品生產經營者對抽樣檢驗結論有異議的,在7個工作日內,向實施監督抽檢的市場監督管理部門或者其上一級市場監督管理部門提出復檢申請。逾期未提出的,不予受理。申請人2020年6月17日明知自己生產經營胡都香四級菜籽油屬于不合格產品,就應當在7 個工作日內提出書面復檢申請,但申請人沒有提出復檢申請,放棄了復檢的權利。申請人提出復檢申請的機關是實施監督抽檢的市場監督管理部門或者其上一級市場監督管理部門,實施監督抽檢的部門是青海省市場監督管理局,申請人提出復檢申請應當向青海省市場監督管理局或者國家市場監督管理局。被申請人沒有受理復檢申請的主體資格和法定職權,無法行使復檢。

三、被申請人作出《處罰決定書》不存在重復處罰的事實。申請人公司簽訂了委托加工協議,事實上申請人租賃公司的生產線自己生產加工,公司只是對申請人生產加工的產品進行包裝,不是產品的生產經營者,申請人是胡都香四級菜籽油的生產經營者,是食品安全的第一責任人, 食品安全出現問題就應當承擔法律責任。西寧市城北區市場監督管理局對公司進行了處罰,沒有對申請人進行處罰。西寧市城北區市場監督管理局對公司進行了處罰后,申請人公司繳納了罰款,并不證明西寧市城北區市場監督管理局同時處罰了申請人。

經審理查明:2020年5月8日,青海省市場監督管理局食品安全監督抽檢過程中,發現申請人生產的1.5L胡都香四級菜籽油(生產日期為2019年12月4日)過氧化值超標,在抽檢檢驗中判定為不合格產品。胡都香1.5L四級菜籽油外包裝標簽標識委托方為申請人,受托方為公司。因申請人與公司簽訂了《委托加工合同》《油脂生產線租賃使用協議》,2019年12月1日,申請人將2018年12月28日生產的四級菜籽油出庫運往公司。2019年12月4日,公司進行分裝。12月5日,公司12月4日分裝的四級菜籽油交給了青海青榮工貿有限責任公司進行銷售。

本機關認為:本案中的申請人作為生產經營者,也作為委托方(被代理人),對食品承擔質量安全責任,根據《食品安全法實施條例》第二十一條規定,生產經營者(申請人)對委托生產者(公司)進行監督,對委托生產的食品安全負責,被申請人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食品安全法》對申請人進行行政處罰是符合法律規定的。公司在貨品入庫前未向申請人索要食品出廠檢驗合格證或者其他合格證明,也未在產品銷售前按照食品安全標準對所分裝的菜籽油進行檢驗,而被西寧市城北區市場監督管理局進行行政處罰,申請人作為食品生產委托行為的一方,承擔了公司的行政處罰,這是一種民事委托行為中責任承擔的行為,并不是城北區市場監督管理局對申請人的行政處罰行為。本案中,兩個不同的責任主體承擔著不同的食品安全責任,因食品質量安全問題,分別承擔了相關的法律責任。

綜上,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復議法》第二十八條第一款第(一)項及《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復議法實施條例》第四十三條規定,本機關決定:

維持被申請人海東市市場監督管理局2020年12月28日作出的東市監行處字〔2020〕第06號《行政處罰決定書》。

對本決定不服,可在收到本決定之日起15日內,依法向有管轄權的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訴訟。

 

 

 

海東市人民政府

2021年4月15日

 
日本高清二区视频久二区